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末日中的母子】(02-03)作者:林少暴君
【末日中的母子】(02-03)作者:林少暴君
 字数:106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虽然末日来临了,但妈妈也因为感染病毒而产生变异因祸得福,但苦恼的是, 从此以后妈妈就只能以我的精液为食物了。

   那奇怪的病毒实在是不能用常理来理解,不仅改变了妈妈的体质,使得她力 大无穷,更是让她漂亮了许多,原本就很白哲的肌肤更加的光彩亮丽,本就保养 的很好的丰满身材也比往常更加的丰腴诱人,那一双美腿摸起来更加光滑手感更 好了,就连一对美足的脚趾看起来都精致了许多,甚至连那肥美诱人的屁股都更 加饱满。

   自从妈妈回来与我交欢过一次后,我们母子俩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之中, 虽然妈妈原本的性格就很开放甚至带一点风骚,时常会在我做作业的时候用那对 丰满的乳房在我后脑勺上蹭来蹭去挑逗我,但妈妈也是出于逗小孩子的心理,现 在突然发生这种母子乱伦的事,确实让妈妈有些无法接受。

   可事已至此,我和妈妈也已经发生了关系,也没办法回头了。妈妈赤裸着身 体,子宫里还装着我射出的处男精液,她抱着我,生怕我会离开似得,低声地说: 「小君,别离开妈妈。」

   我疑惑地问了问她,为什么妈妈会这么说呢?

   于是妈妈告诉我,她害怕我会把她当做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毕竟是她主动上 的我,而妈妈在这个末日世界里现在也只有我了,所以她才低声下气地乞求我。
   妈妈这就属于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会离开她呢?虽然我现在才XX岁还在上 小学,但我内心的性萌芽已经被妈妈唤醒了,看着妈妈这曼妙丰腴的娇躯,我怎 么可能会放弃嘴边的美肉呢?

   于是,我安慰着妈妈,我知道妈妈一直都把我当做她的心肝来呵护,嘿嘿, 看来妈妈一直没意识到我的内心有多么的淫秽不堪。

   我一边安慰着妈妈,一边趁机用手捏她的屁股,当妈妈感觉到自己臀部上的 美肉被我抓捏在手中时,娇吟吟地对我叫了一声:「小君,你干什么呢?」
   我没有理她,而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妈妈这时终于明白了过来,她露出了 一个妩媚的笑容,然后对我笑着说:「原来宝贝儿子真的不讨厌我这么淫荡的妈 妈啊,哈哈,妈妈好开心啊。」

   说完,妈妈又露出了饥渴的表情,挑逗似得看着我,伸出舌头在诱人的香唇 上舔了一圈,对我说:「小君,妈妈还没吃饱呢。」

   我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直接翻身压在了妈妈的身上,不由分说地分开了她的 双腿,这时我发现,妈妈的小穴竟然已经在往外流着蜜水了,真是一个淫荡的蜜 穴啊。

   「小君,要把妈妈喂饱唷。」妈妈主动抬了一下屁股,想让我更顺利的插入 她的阴道,跳动着我的欲火说。

   我见此,心里大呼了一声妈妈真是诱人,双手抓住了妈妈的两只大腿,然后 调整了一下位置,肉棒直接对着饥渴的小穴噗嗤一下插了进去。

   「啊!小君好棒!才这么大鸡鸡就这么厉害!」妈妈十分满足地看着我,双 手捧着我的脸庞,就像是表扬我一样,脸色媚红地说:「真是妈妈的好宝贝,一 定要让妈妈的小穴吃饱哦。」

   「唔…天呐…妈妈的下面好紧啊…」我艰难地抽动着,妈妈的小穴实在是太 紧了,根本不像是生过孩子的人,紧的简直就像是XXX岁的女孩一样,就连我 这么个XX岁的,肉棒还没完全发育起来的小孩子都会感觉到紧致,由此可以想 象妈妈的美穴到底有多极品。

   「呼…呼…小君加油…妈妈…淫荡的妈妈…我的骚穴…嗯…好饿…嗯…要吃 宝贝的鸡鸡…」不知道是不是被病毒改造过的原因,妈妈此时异常的淫荡,嘴里 说着淫秽的言词,似乎是不满意我这慢吞吞的抽插,她那修长的美腿直接盘在我 的腰上,两只美足放在我的后腰交叉在了一起,然后妈妈用脚后跟用力的顶着我 的后腰来为我助力。

   在妈妈的帮助下,我抽插的动作终于顺利了起来,我一边用手指把玩着妈妈 的阴毛,另一只手按在妈妈的大腿上固定住自己,然后全力以赴的开始前后挺动 腰杆子。

   「噗嗤噗嗤噗嗤!」我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妈妈的小穴里 进进出出,妈妈下面的这张肉嘴就像是有吸力一样,我每次插入都会异常的顺利, 而每次抽出则会感到艰难,因此,我每次的冲击都是全力以赴地,妈妈的小穴被 我的肉棒不停的进出,肉棒与小穴的嫩肉进行摩擦,搅动着淫水发出了扑哧扑哧 的水声。

   我此时的肉棒在这种刺激之下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刚刚发射出第一波处男 精液的肉棒没有任何疲软的样子,充血的肉棒硬的简直发胀,表皮上凸起的血管 爬满了棒身,我的龟头就像是横扫千军的先锋一样,不停地在妈妈的小穴内反复 冲刺着,在我这种强烈的猛攻之下,妈妈的身体随着我的冲刺有节奏的颤抖摇摆 着,她胸前的F罩杯豪乳也跟着摇曳了起来,两粒乳头就像是熟透了的葡萄一样, 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气息,乳头的顶端还在往外流着白色的乳汁,正在干着妈妈美 穴的我都能闻到迷人的乳香味。

   妈妈双手搓揉着自己因为动情而肿胀饱满的乳房,双腿用力地夹住我的身体, 嘴里发出迷人的浪叫声,不停地淫荡呻吟:「嗯…嗯…啊啊啊…小君…小君啊…哦…唔…小君的鸡鸡…唔…好厉害…妈妈…妈妈…妈妈啊啊啊…妈妈好爽啊…小 君…小君爽不爽…」

   「妈妈…你的小穴太紧了…我也舒服啊…」我的体力渐渐不支,干脆俯下身 子趴在妈妈的身上,双手握住那对乳房狠狠地搓揉了起来,在我用力的挤压之下, 妈妈的美乳又被挤出了很多的乳汁,这些奶水顺着妈妈的身体,就这样流到了床 上,整个床单都散发着一股浓郁的人乳香气。

   妈妈抱着我的头,淫荡并幸福地看着我,骚穴不停地挤压我的肉棒,妈妈因 为激烈的快感冲击她的大脑,以至于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我只听见她用她那 美妙的嗓音说骚媚无比的话,并且伴随着舒服的喘息声:「小君…啊嗯…太用力 了…啊啊…妈妈…小穴…快不行了…啊啊啊…真的…呜呜…快不行了…小君…你 太棒了…妈妈…好幸福啊…啊…哦…啊…太爽了…嗯呀…身体…快融化掉了…好 爽…好舒服…儿子的…鸡鸡…在妈妈身体里…用力的干…咿呀…真的…忍不住了…舒服的都快要飘起来了…快泄了…快高潮了…呜呜呜…好美…好舒服…美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甚至带着哭腔喊了出来,我在她体内的肉棒突然 感觉到淫母的小穴正在不停的剧烈收缩,有了刚才的经验我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了。

   于是,我按住妈妈的两只胳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然后拼了全力的在妈妈 的淫穴里不停的抽插进出,每次都能带出几滴散发着骚味的淫水,最后,我的动 作愈来愈快,在肉棒已经达到极限时我用力的一刺!整根肉棒连根插入,只剩下 了阴囊留在外面,我的龟头直接在妈妈的体内深处射出了第二发滚烫的精液。
   就在射出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的意识仿佛都消失了,只感觉灵魂深处有一 种难以言喻的快感传遍了全身的每一处细胞。

   「啊啊啊啊啊!宝贝的精精…射进子宫了…好舒服…呜呜呜…泄了!泄给小 君了!!!!!」妈妈的双腿用力的绞住我的身体,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她的 身体就像触电似的颤抖了一下,下面的肉穴几乎要夹断我的肉棒,妈妈肥美的艳 臀也用力的往上抬着,我的下半身就这样被妈妈的屁股给用力的抬了起来。
   紧接着,妈妈的子宫里喷出了一股热乎乎的女性阴精,直接喷射在了我的肉 棒上,将我的肉棒洗涤了一番,溢出来的那些直接浇在了我的卵蛋上面。

   不仅仅是淫穴,妈妈的美乳甚至都达到了高潮,只见妈妈的乳头喷射出了大 股的奶水,就像是两道水箭,我呆呆的看着这幅美母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春色美 景,甚至看的出神。

   高潮过后,妈妈一直张着的嘴巴终于合上,就像是干渴似得咽了一下口水, 妈妈方才将自己的肥臀放下,直接放在了自己流出的一滩淫水上,湿乎乎黏兮兮 的触感让她忍不住心中一羞,自己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水?

   我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肉棒依然插在妈妈的身体里,她舔了舔嘴唇,一脸 满足的表情,幸福温柔地看着我说:「小君真乖…妈妈…被你…干的好舒服…唔…小穴也…吃得好饱…」

   说着,妈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她的子宫一滴不漏的吞掉了我射出的精 液,并且在快速的消化着。

   没过多久,妈妈便吸收了我的精液,原本因为高潮而瘫软无力的身体又恢复 了力量,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妈妈的肌肤竟然更加细致雪白了,而且整个人 又增添了几分魅力。

   妈妈的子宫消化掉了我的精液之后,完全补足了力量,她坐起身来,将我抱 在怀里,看着气喘吁吁的我,妈妈娇笑了一声:「小君,妈妈的穴肏起来很舒服 吗?瞧你累成这样。」

   「当然,好舒服啊…」我的脸埋在妈妈的乳沟中,有气无力的说,妈妈就像 是妖姬一样榨干了我的力气,我现在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妈妈瞧我这幅精疲力尽的模样,咯咯的媚笑了几声,然后用手托住了自己的 一只美乳,将还在流出乳汁的乳头放在我的嘴边,她用诱惑的语气对我娇声说: 「宝贝乖,你的鸡鸡那么厉害,把妈妈干的那么舒服,妈妈要给你奖励哟,来, 吃妈妈的奶,要多吃点哦。」

   我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张开嘴含住了妈妈的乳头,用力的吸允着乳汁。

   似乎是因为消化了精液补充了不少体力的缘故,妈妈的乳汁分泌的比刚才还 要多,源源不断的流进我的嘴里,我就想婴儿一样吃着妈妈的母乳。而且神奇的 是,妈妈的乳汁似乎有着神奇的功效,我疲惫的身体得到了乳汁的滋润,很快就 恢复了力量,整个人都精神十足。

   我用力的吸允妈妈的乳头,妈妈充满了母性的慈爱看着我,轻轻地,有节奏 的拍着我的后背,对我低声地媚声说道:「乖儿子,要多吃点哟,妈妈的奶水很 甜吧?咯咯……尽管吃哦,吃饱了才有力气干妈妈的小穴呢…」

   说罢,妈妈又将另一边的乳房塞进了我的嘴里,我迫不及待的吸着这一颗乳 头,充足的奶水瞬间就像泄洪一样喷进了我的嘴中,甚至还有来不及咽下的从我 嘴角流出。

   「哎呀,不能浪费哟,乖宝贝。」妈妈看到我嘴角流出的乳汁,用白嫩如葱 的手指刮起了这滴乳汁,然后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闻了闻,只见妈妈笑了笑,然 后舔掉了手上的乳汁。

   「原来我的奶水这么美味啊,怪不得宝贝这么喜欢喝。」妈妈温柔地抚摸着 我的脸庞,另一只手搂着我的腰,美艳的玉足贴在我的腿上挑逗地摩擦着,妈妈 擦去了我额头上的汗水,美丽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笑着说:「好宝贝,看你吃的 这么急,额头都出汗了,是不是想快点吃完再来干妈妈的屄啊。」

   说着,妈妈的手伸到了我的胯间,捏住了我软趴趴的鸡鸡,妈妈感觉到手上 的触感,对我充满诱惑地说:「嘻嘻~ 乖儿子~ 这么没精神可不行哟,想肏妈妈 的话,鸡鸡这么软是不能让妈妈满意的。」

   说罢,妈妈竟然开始用手撸着我的鸡鸡,在这种刺激下,我加快了吞咽奶水 的速度,体力也完全恢复了起来,我直接吐出了还在滴着乳汁的奶头,嘴里全是 浓郁香醇的乳香,我看着妈妈,欲火焚身地说:「妈妈,快躺下,我要干你。」
   「对,就是这样,宝贝就应该用这种精神头来干妈妈的小穴唷。」妈妈对我 抛了一个媚眼便转过身去,背对着我翘起了屁股,还摇晃了一下肥嫩诱人的艳臀, 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我,淫笑说:「小君还等什么呀?妈妈虽然吃饱了,但还想吃 一些甜点嘛~ 」

   是啊,还等什么!?

   我用手按在妈妈的屁股瓣上,然后用力的分开臀缝,接着挺起了腰杆,恢复 了力量的身体挺着一根粗硬的肉棒直接插进了妈妈紧致滑嫩的小穴里,我们母子 两人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

   「妈妈,你的水好多呀。」我抱着妈妈的屁股,手指按在妈妈的肥臀上都陷 入了臀肉之中,忍不住在这手感极佳的淫臀上多捏了几把,肉棒在妈妈的小穴中 不停的进出着,我低头看去,自己的肉棒时不时的消失在臀缝中,又时不时的沾 满粘稠的淫水出现。

   妈妈迎合着我的抽送,不停的扭动着屁股,嘴里娇吟说着:「嗯…嗯…啊…还不是…因为…嗯…嗯…好舒服…嗯…都是…嗯…因为小君…嗯…小君的鸡鸡…啊…好棒啊…妈妈…妈妈也…啊…也…也…最喜欢小君…每次…呀…每次…小君 的…鸡鸡…嗯…插进来…哦…妈妈的…嗯…喔…小穴就会…咕噜咕噜地…啊…止 不住地流好多水…喔…」妈妈淫荡的对我说着情话,这就像是最棒的加油声,我 用力地抓住妈妈的屁股,跪在床上狠狠地抽送着,阴囊大力的拍打在妈妈的屁股 上,和她的臀肉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啪啪啪的声音。

   就这样,又一轮的母子淫乐开始了…

  ……………………

  原本繁华的都市已经成了一片末世废墟,原本人流不息的街道上全部都是骇 人的血液,而且犹豫时间的流逝,这些原本鲜红的血液都变成了黑色。

   一只只的丧尸在街道上无意识的游荡着,丧尸们的尸体甚至都在开始腐烂, 无论生前是何种人,变成丧尸后也都成为了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原本这条繁华的街道是人流不息,末日之后,行人依旧挤满了大街,但却是 变成了丧尸的行人。这座城市或许还有很多的幸存者,但目前来看,这些幸存者 能够存活下来的估计十不存一。

   往常金碧辉煌的大酒店已经被丧尸占据,本该是充满了老人和孩童游玩的公 园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这样看来,这座城市根本就是一副地狱般的景象。

   然而就在一栋居民楼中的三楼的一个房间里,一对母子刚刚结束了一番激烈 的母子相奸,高潮过后的母子两人赤裸着身体,身上还沾满了对方的爱液,就这 样互相紧拥在一起。

   我贴在妈妈的身上,她弹性十足的巨乳挤在我的胸前,我累的一动都不想动, 因为刚刚的那番激烈交媾实在是费掉了我的全部体力。

   但妈妈则不一样了,她得到了我的精液的滋润后,完全看不出来有疲惫的样 子,反而是一脸幸福满足的摸着自己的小腹,待饥渴的子宫将我的精液全部消化 掉之后,妈妈的身体各处都在被体内的能量改造着,身材和面貌愈发向更诱人的 境界变化。

   我看着妈妈光彩亮丽的容颜,还有她那似乎弹性又变强了一点的乳房,那两 粒原本有点小的乳头也比之前要大一丁点,就连乳晕上的一圈小点点看起来也更 加诱人了,这种种迹象表明,妈妈的身体似乎是在不断的进化。

   妈妈精神十足的从床上爬起来,她看着我一副精疲力竭的模样,娇羞地笑了 笑,然后将自己的乳房放在了我的嘴边,像是哄婴儿似得说:「小君真听话,妈 妈被你喂的好饱,来,吃点奶补补身子。」

   我二话不说,直接张嘴咬住了一颗乳头,妈妈也顺势挤了一下自己的乳房, 香醇美味的乳汁就像是水龙头被拧开了一样,源源不绝地灌进了我的嘴里。
   妈妈分泌出来的这神奇的奶水又一次地补充了我的体力,妈妈见到我恢复了 精神,饥渴地舔了一下嘴唇,然后又将我推倒在了床上,二话不说就骑在我的身 上开始用她的阴户摩擦我的肉棒…

  …………

  就这样,我和妈妈就像这样忘乎一切的淫乐了二十多个小时,我的精液一股 接着一股的射进妈妈的子宫内,每每这时妈妈就会一脸幸福满足的望着我。
   妈妈的子宫消化了精液之后就会迅速补充她体内的力量,由于有我的精液的 补充,妈妈的力量从来没有枯竭过,所以她的乳汁也从没断过,每当我干她干到 浑身无力的时候她就会给我喝她的乳汁来补充体力。

   整整二十多个小时里,我们母子两个什么也没吃,我依靠妈妈的乳汁为食物, 妈妈依靠我的精液为能量,就这样荒唐的在床上大战了二十多个小时方才停歇。
   因为我和妈妈意识到,一直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妈妈的奶水逐渐开始减少,没了乳汁的补充,我的体力也渐渐不支,更是不 可能射精了。况且我刚刚脱离处男就和妈妈做了二十多个小时,期间肉棒几乎从 没有离开过妈妈的体内,就算是软的时候都还放在妈妈的小穴里,这样一来我就 是铁打的也撑不住啊!

   妈妈因为吸收了病毒而产生变异,但我还是个普通人!我能撑得到现在全都 是靠妈妈那神奇的奶水,不然的话,别说二十多个小时了,五个小时内我就会被 妈妈这个妖姬给榨干。

   最后,妈妈赤身裸体的坐在床上,看着同样裸体并累的精疲力尽浑身是汗的 我,心疼的说:「小君,是妈妈不对,妈妈不该这么淫荡,一直和你做爱的…但 是…但是妈妈真的忍不住…每次你射进我子宫里的时候,妈妈就会觉得好舒服, 好开心,好幸福…」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了妈妈一眼,我现在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妈妈见我这幅虚弱的模样,接着说:「唉…我现在连奶水都分泌不出来了…没了宝贝的精液给我补充能量…妈妈虽然力气还很多,但奶水实在是挤不出来了…」

   「妈妈早该想到的,就我和儿子的体液互相循环,肯定不能完全补充我们两 个的需要,妈妈真该早点想到的…」妈妈愧疚地自责着,我看她这幅伤心的模样, 忍不住说:「妈妈,我也没怪你,你不要自责了。」

   妈妈听了后,抹去了自己的泪水,低声地说:「小君,是妈妈不对,让你累 成这个样子,我看看自己还能不能挤出奶水来。」

   说着,妈妈双手用力地掐住了自己的双乳,一点都不怜惜自己,几乎是自虐 般的用力掐捏着,就连我看了都觉得有点疼。

   终于,在妈妈这近乎自残似的挤压下,她两粒嫣红的乳头尖端渗出了一丝的 白色乳汁,见此,连忙将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

   不过妈妈确实是体内没多少能量了,我也只是喝了几口就吸不出奶汁了,妈 妈恼悔地拧了一下自己的乳头:「真没用,一点奶都挤不出来了!」

   虽然奶水的量很少,但也足够让我恢复一点力气了,我看着妈妈如此爱子心 切以至于自责,撑着身体贴在妈妈的身上说:「好了,妈妈,别再自责了,我已 经没事了。」

   妈妈看着我,久久不做声,最终叹了口气,抱紧了我。

   母子俩就这样抱在一起休息了片刻,妈妈似乎做了决定,看着我说:「小君, 你现在还能动吗?」

   「怎么了?」我好奇地问。

   「那就好,你就乖乖地待在房间里,妈妈去楼上找点吃的给你补充营养。」 妈妈对我说,看到我一脸担忧的表情,不等我说话她就抢先说道:「放心好了, 妈妈现在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力气大的跟超人一样,绝对不可能有危险的。」
   「可是…妈妈…我还是很担心你…」我发自内心地说,妈妈现在可是一个绝 世尤物了,她要是离开我了,我不光无法自保,更不能享受到她这一身极品美肉 了!

   妈妈并不知道我对她的担忧之中还掺杂着淫欲,以为我是单纯的关心她,于 是妈妈对我露出了一个放心吧的笑容:「小君乖,听妈妈的话,你待在这里等妈 妈给你带吃的来就好了。」

   说完,妈妈不听我的劝阻,飞快的穿上了内衣裤和袜子之后,又穿上一件衬 衫和短裤,最后配上一双帆布鞋便带上钥匙和一把匕首就离开了家。

   我看着房门,心中还在贪恋着妈妈的媚肉,妈妈可一定要回来啊……

  ………

  苏亦情离开家后,手上紧握着匕首来到了四楼,因为四楼住着一个三口之家, 一对夫妻以及他们的女儿。

   苏亦情在曾经见过他们父亲两人,还有他们的女儿,那个小女孩儿长得很漂 亮,也很乖巧,但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孩儿的父母很宠她,经常会给她买零食 吃。

   于是,苏亦情带着撞撞运气的心理来到了四楼,万一那小女孩的房间中还有 很多没吃完的零食呢?

   当然,要是他们的冰箱中还有一些肉食就更好了,苏亦情这个当母亲的当然 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吃上更有营养的东西。

   于是,当她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四楼之后,她轻轻地推了推房门。

   没锁!

   太好了!

   苏亦情克制着激动的内心,缓步走进了房间。

   刚一进门,苏亦情第一眼就看见地板上躺着一具尸体,是那对夫妻中的丈夫! 他的胸膛已经被破开,心脏也被啃食了,这个生前给人一种斯文君子印象的男人 到死都没有闭上眼睛,充满怨念的直视着天花板。

   苏亦情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真实场景,但她不知道的是,自己体内的病毒 不仅强化了体质,更是强化了神经的各个方面,所以她只是内心稍微乱了一下, 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平静的直视血腥。
   她紧握着匕首,缓缓向小女孩的方向走去,她之前来这里做客过,所以比较 熟悉房间的布局。

   轻手轻脚地走到女孩的房间前,苏亦情握紧了手中的匕首,轻轻地一推房门。
   血…

  满屋子都是血!

   已经变成黑色的鲜血溅射在了这个房间的各个地方,原本是小女孩最爱的粉 红色大床上躺着一具无头的女尸,那只巨大的毛熊娃娃也沾满了血破烂不堪。
   看样子,这具无头女尸就是妻子了。

   那女儿呢?

   苏亦情这样想着,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十分急促的脚步声!

   「嗬!」就像是野兽发出的低吼声一样,苏亦情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自己 的小后腿上就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

   要知道,苏亦情是穿着一件短裤的!不是长裤!而且光滑洁白的双腿也没套 什么丝袜。

   所以,身后的东西直接没有任何阻碍的咬上了苏亦情的后腿上!

   「滚开!!」内心里满是对儿子的挂念,苏亦情不顾腿上被咬,直接蹲下身 子,一把抓住身后的东西,然后用力的往自己身前的地板一摔!

   「碰!」的一声肉体摔在地上的沉闷响声。

   苏亦情捂着自己后腿上被咬出的伤口,惊愕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女孩。
   准确的说,是小丧尸。

   原本乖巧可爱的小女孩已经变成了丧尸,她脸上的皮肉已经腐烂了,一颗眼 珠子后面连着一根神经挂在鼻子旁边,这幅模样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苏亦情直接忽略了后腿上的伤,脸色冰冷地看着小女孩丧尸,说:「小妹妹, 对不起了,阿姨今天必须要解决掉你。」

   小丧尸怒吼了一声,直接向苏亦情扑了过来,那速度之快超乎了苏亦情的想 象,小女孩张口就咬在了苏亦情的脖子上。

   苏亦情根本不顾自己会遭到怎么样的重伤,任由小丧尸啃咬自己的脖子,右 手的匕首用尽全力的捅进了小女孩的后脑勺!

   「噗嗤!」的一声,匕首刺入了小丧尸的大脑中,如野兽般疯狂的小丧尸彻 底死亡,从这不人不鬼的状态中解脱。

   苏亦情将小丧尸一把推开,捂着脖子上皮开肉绽的伤口,挣扎着向小女孩的 房间爬去。

   终于,苏亦情爬到了一个柜子前,从柜子里搜索到了一块面包和一盒牛肉干, 两三瓶的牛奶。

   但是,苏亦情脖子上后后腿上的却不容乐观,她脖子上的伤口正往外流着黑 色的血,每次吞咽口水似乎都会牵动脖子上的伤。

   那小女孩变成丧尸后的咬合力实在是惊人,差点直接咬到了苏亦情的喉管。 但她却无视掉了身上的伤,连忙将找来的食物塞进了一个粉红色的书包里,然后 将匕首插在腰间,右手提着书包,左手捂着伤口踉跄地向房门外走去。

   但是,伤口上的病毒已经在传播了,可怕的病毒顺着血液瞬间传遍了全身, 一股侵入了心脏,另一股直攻大脑,她身体摇晃了一下,脚步也虚浮了起来。
   「糟糕…大意了…我以为自己能撑得住的…」苏亦情捂着脖子上的伤口,她 已经感觉到病毒顺着自己的血液传遍了身体各处。突然,她再次感到自己的身体 忽冷忽热了起来,就像是那天自己在超市中昏迷时的感觉一样。

   不过这次,她是清醒的。

   苏亦情无力地倒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如纸,额头的冷汗不停的落下,整个人 不停地颤抖着身体,装着食物的书包也掉在了地上。

   「不…不行…小君还在等着我…」苏亦情心中仍然在挂念着自己的儿子,即 使是这种关头都没有忘记,可是,强大的病毒却逐渐吞噬着她的意识。

   苏亦情死死的咬着嘴唇,甚至流出了嫣红的血!就在这个时候,她体内变异 的病毒和新侵入的病毒就像是两股军队交战在了一起,在她的体内不断的交融着。
   此时,她没有发现的是,她脖子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愈合, 后腿上的伤口也已经生长出了新的嫩肉。

   仅仅是一分钟的时间,苏亦情的伤口就已经完全愈合,就连疤痕都没有留下, 而她也感觉到折磨的自己死去活来的痛苦感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 源源不断的力量在温润自己的每一处细胞。

   苏亦情原本就产生变异的身躯似乎又增加了一股新的力量,连她自己都没发 现的是,那些病毒正在源源不断的改良她的身体各处,骨骼也在被逐渐强化,肌 肤组织也被病毒增强…

  可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

   苏亦情黑色的双眼变得血红,她看着小女孩的尸体,嘴中的唾液不断的在分 泌着,饥肠辘辘的肠胃正在渴求着食物。

   最终,这位美丽的熟妇竟然扑在了小女孩的尸体上,用锋利的如利刃一样的 指甲剖开了女孩的脑袋,取出了她的脑组织然后塞进了自己嘴里,大块垛嚼着…
  ………………

               半个小时后

   「小君,别急,慢点吃。」妈妈坐在我的身边,用手抚摸着我的头,看我吃 的这么急,关心地说。

   我连忙灌下了一口牛奶润了润嗓子,然后把牛肉干递到了妈妈的嘴边,说: 「妈妈,你也吃一点啊。」

   「这…」妈妈看着我手中的牛肉干,竟然露出了反胃的表情,说:「不…不 用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我就觉得很恶心。」

   「嗯?」我疑惑地看着妈妈,不解的问:「妈妈,你在楼上都发生了什么啊? 怎么回来之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什么?有吗?」妈妈惊讶的望着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仿佛在确认自 己有什么地方发生了改变,她问:「我哪里变了?」

   我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妈妈,竟然惊讶的发现,妈妈她…

  更漂亮了!

   没错!妈妈确实更漂亮了!

   那乌黑的柔发变得更加亮丽,精致的五官似乎发生了细微的感动,看起来更 加的诱人,红艳的嘴唇没有抹什么口红,但依然娇艳欲滴。

   白哲的肌肤看起来就像是牛奶浇铸出来的,挺拔的一对爆乳能直接把我的脸 埋进去,那纤细的蛇腰简直让人恨不得一直抱着不肯松手,丰满的翘臀异常的圆 润,早已知道其手感的我依旧垂涎万分。那一双丰腴的美腿大部分都暴露在空气 中,简直就是在挑逗我!

   我见此,三下五除二的吃光了妈妈带给我的食物,然后一把扑进了妈妈的怀 中,急忙忙地说:「妈妈,脱掉,快把衣服脱掉。」

   我一把撩起妈妈的衬衫,开始隔着一层内衣搓揉面前的这对巨乳。

   妈妈有些意外地看着我,随后便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小君,别这么急啊, 你还没完全恢复呢,先吃点奶水再说吧。」

   说着,妈妈脱掉了自己的乳罩,托起了自己的左乳对我说:「来,含着。」
   我听话的含住了妈妈的左乳头,就在含住的一瞬间,不等我吸允,妈妈的左 乳就射出了一股浓郁的乳汁。

   而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奶水的味道似乎更加美味了…

  「妈妈,你不是分泌不出奶水了吗?这又怎么来的?」我吐出了乳头,抬着 头好奇地对妈妈问,妈妈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妈妈在楼上的时候吃了点 东西,所以又有奶水了,宝贝赶紧吃,妈妈还等着你的精液呢。」

   听完,我再也没有磨蹭,咕噜咕噜地将妈妈的两只乳房的奶水全都喝下后, 又和妈妈开始了新一轮的母子大战。

   而在楼上的四楼,苏亦情刚离开半个小时左右的房间中。

   小女孩的尸体已经被吞噬掉了大半,大脑全部被吃光,就连心脏都被刨开胸 膛将其取出,然后被吃掉。

   而小女孩的父亲,那具男尸,男尸的胸膛被挖开,五脏六腑全都被啃食的只 剩残渣,而在小女孩的房间中,那具无头的女尸也不能幸免,女尸的双乳被用力 的撕咬啃食,一只大腿被人用蛮力强行撕扯掉,被啃了个干净的腿骨随手扔在床 上。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苏亦情正躺在自家的床上,完全不像是刚刚的那个发 狂的恶魔,而是一脸媚态,双眼春情荡漾地望着自己的儿子,叉开了自己的双腿 将阴户正对着他,随后,苏亦情用双手掰开了自己的阴唇,就像是在邀请似得对 儿子说:「小君,吃了妈妈那么多的奶水,一定要多射一点哟。」

   我嘿嘿笑了一声,直接扑了上去…………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